关键词: UU跑腿 即时配送 乔松涛

UU跑腿乔松涛:身处即时配送最好的时代 我们要做冷静的践行者

作者:杨云飞

来源: 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

6月5日达达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让同处即时配送赛道的一些“小伙伴”们陷入感慨。


“达达的上市的确令我触动。“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打趣说,“但还没到嫉妒的程度,而是冷静的思考了一下UU跑腿接下来该如何更好的发展。”他得出的结论是:想在即时配送这条赛道上继续前行,努力把服务做好是唯一的出路。


《2019年即时配送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即时配送市场交易规模可达1700亿。在千亿级市场规模的吸引下,不少竞争者争相涌入,手握不同“剧本”的新旧入场者,共同演绎着这场即时配送的竞争大戏。与此同时,即时配送“玩家”进一步细化服务领域,多元化、多强争霸的局面已逐步形成。


根据公开数据,2019年即时配送领域仅有62家新成立的公司,注销的公司则达到78家。而企查查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仅是三、四两个月,同城配送企业的注册量就达到了214家。


或许可以说,对于从上半场竞争幸存下来的玩家们来说,身处“乱世求生”时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其实,大家看似在同一条赛道上,但是实际上却是形似而神不似。”在乔松涛看来,UU跑腿的竞争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


微信截图_20200731090839.png

(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


“我们要做精而非贪大” 


UU跑腿平台于2015年6月18日正式上线运营,是基于大数据技术的共享经济平台,主要致力于用“互联网+共享经济+社群”理念,解决包括但不限于配送、推广、定制化等服务,依托GPS采用就近策略安排跑男提供7*24小时代购、代买、代送、代排队等服务,实现了最快3分钟内上门、59分钟内同城送达。


外界对跑腿类即时配送的理解,主要是面向个人和企业客户。UU跑腿、闪送、人人快送是较早成立的跑腿类即时配送平台。经过十几年的飞速发展与融合,美团配送、蜂鸟、达达等相继展对外开放,触角不断延伸,配送范围早已不局限于餐饮外卖,也开始了“跑腿”服务。


“这很正常,正如一切新生事物的诞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探索期,发展到野蛮生长期,然后再到迅速发展,这才说明行业是有生命力的,是能够寻找到生存的土壤和发展机会的。”对于程序员出身的乔松涛来说,即时配送行业就如一项新技术,在经过前期的测试后,发现问题再不断去完善,最后才能被外界广泛使用。


“开放的系统才会越来越稳定,专业度也会越来越高,即配作为整个城市的类神经末梢,会越来越完善,这是件好事。”乔松涛认为,即时配送迎来了它的最好时代。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的即时配送市场细分类订单量占比中,餐饮外卖以70%的订单量排名第一,生鲜果蔬、零售便利,鲜花蛋糕等分别占12%、10%、5%。对比来看,留给跑腿类的业务规模远远小于餐饮类,再加上巨头的不断施压,在这样的市场格局下,UU跑腿该如何巩固既有的市场份额?


“餐饮类与跑腿类业务完全是两个赛道,而且一个是存量市场,一个是增量市场,因此,我对跑腿类市场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乔松涛提出。的确,根据最新数据统计,目前即配物流的年均环比增速是29%,尽管增速在放缓,但却是高于餐配市场增速的。


另外,针对来自外卖巨头所施加的“压力”,乔松涛认为,C端市场规模看似没有B端市场大,但是想在B端优势基础上吞噬C端市场也并非易事。


“我们的配送模式、配送成本、产品是完全不同的,比如UU跑腿的平均配送距离是8.6公里,而外卖类的配送距离基本都在1.5到3公里以内;


在C端市场中,外卖类平台以往通过斥巨资换市场(用户补贴)的打法,在C端是走不通的;


从配送标的来讲,我们与餐配企业也存在很大的差别,我们配送的物品大部分货值是比较高的,比如手机、文件、珠宝等,所以UU 跑腿对整个用户体验、安全系数要求是非常高的。


反过来说,我们要打开B端市场似乎比他们进入C端市场会更容易一些。”乔松涛强调了其与外卖平台的几点区别,并概括说,“简单来讲,我们是做精,而不是做面。”


UU跑腿不一样?


新冠疫情的发生,唤醒了很多线下商户的线上意识,即时配送的用户教育和数字化都有了极大提升。


UU跑腿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从1月23日至今,整个疫情期间共有3万余名跑男在一线,坚持每天为用户提供买送取服务,满足着全国范围内用户的日常需求。由此可见,在看似“三分天下”格局已定的即配赛道,在细分领域上的“潜力股”依然大有可为。


UU跑腿作为即时服务平台,在定位上与其他平台亦有所区别。


“我们的目标是把灰领、蓝领的能力不断集聚起来,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服务,除了配送之外,我们提供代买、代办、代排队等‘ 一对一’的个性化服务。所以,UU跑腿的服务在广度上做的更广,在深度上做的更加细分。”乔松涛认为,在市场机遇到来之时,平台之间较量的是“内功”。


据介绍,UU跑腿采用的是“重运营”模式,不断推进众包类服务标准化进程。通过这种运营方式,UU跑腿以服务为切入点,率先打破行业同质化竞争桎梏。通过“重运营”方式,UU跑腿实现货损率更低和差评率更低,这也是其在同行业中的核心竞争力体现。


“不同于市场上其他跑腿服务平台,只要注册成功就可以接单,我们有着一整套培训体系。”乔松涛进一步介绍说,我们采用“战队”制度,对于这一制度概括而言就是:有温度、有速度、一个政策、一个帮主。


有温度,即队员家里大事要清楚、队员职业规划要清楚、队员的重大心理波动要清楚、遇到队员的喜事,祝福和小礼品要及时、遇到队员的坏事,安抚和必要的帮助要及时;


有速度,即自己的差评会影响战队整体积分,所以要努力,不能给兄弟姐妹拖后腿,战队之间的PK要胜利,要有集体荣誉感;


一策,即不会限制跑男挣钱的上限,挣多挣少不封顶,据了解,同样的劳动量,跑男在UU跑腿得到的报酬均值高于同行;


一帮主,即乔松涛在全国四处巡店,每月还要亲自体验跑男工作,能够与跑男喝酒、撸串交朋友,因此被跑男亲切的成为“乔帮主”。


“让骑手有尊严的获得一份体面的收入,是我们对骑手最大的利好,也是UU跑腿的价值观体现。”乔松涛说,在他看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跑男,他们的跑男,特别是核心的跑男流失率是非常小的,这也是UU跑腿得以稳步发展的关键。


乔松涛还透露,UU跑腿是第一家标配全套装备的、第一家要求统一着装的跑腿类即配平台。


此外,不同于一些即配平台以订单率(一单顺路送多少单)作为关键指标,UU跑腿以配送效率作为关键指标。数据显示,当下,整个即时配送市场的客诉率是千分之3.8,而UU跑腿的客诉率则在万分之1~3之间。


据乔松涛介绍,上个月UU跑腿的客诉率是万分之1.7。这显然得益于UU跑腿所采用的重运营模式。


“开城”和“融资”皆忌盲目 


众所周知,即配网络建设是即配企业的核心支撑,尤其是在抗击新冠疫情期间发挥了非常重要的社会保障功能。在今年两会上,很多委员提出,即时配送网络应该像高速公路、铁路一样,成为国家的新基建之一。


“即时配送网络建设一定会成为像水、电、煤一样重要。尤其是在特殊时期,比如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即时配送所发挥的作用显而易见。”乔松涛介绍说,作为及时配送平台,其实肩负着“双向”服务任务:


首先,对于用户端,即时配送平台可以为其提供良好的配送服务;


其次,对于骑手端,可以为社会解决就业问题,因为大部分骑手来自社会基层,这部分的闲散劳动力得以就业,对维护社会稳定、民生保障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据了解,即时配送目前在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占有率集中度已经非常高,而三、四线下沉市场尚未被开垦,发展空间巨大。截止目前,UU跑腿的服务已经覆盖国内176个城市,而在乔松涛为UU跑腿设定的发展战略中,“开城”依然是近期最艰巨的任务之一。


“同样,我们对于开城也保持一种做精不做多的态度。”乔松涛再次强调,对于一个新的市场,我们需要经过详尽的实地技术性调研,再根据自身的能力去考量是否可以把市场做起来,也就是本着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原则,而不是草率的去为了拓市而拓市。


在外界看来,即时配送平台之间的竞争,本质上就是一场资本的竞争。而即时配送作为资本的新宠,UU跑腿自然也倍受追捧。据乔松涛透露,资本市场确实时而向他抛出“橄榄枝”,但翻看UU跑腿的融资纪录,最后一笔是在2018年8月。


“这两年我们确实没有融资。”乔松涛坦言,之所以没有进一步融资有两大原因。


首先,UU跑腿虽然在规模上比不过外卖巨头系的即配平台,但UU跑腿是第一个实现盈利的,而且财务模型非常健康;


其次,UU跑腿很清楚融资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做高补贴运营,且已经实现了自我造血,所以我们对融资的热情并不是很高。当然我们也有融资愿望,但我们对投资人是有所选择的。”他补充说,公司目前需要的是战略投资,而非财务投资。


  • END
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物流+”,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 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58678896

{{ total }}条评论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