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骑手快递小哥美团

百万骑手的春节

作者:周享玥

来源:财经天下

虎年春节即将来临,却有上百万的快递小哥、外卖骑手们决定留守在工作岗位上,继续为人们提供服务。他们中有人是因为顾虑疫情,有人是为了方便他人,还有人是出于责任感。更多人因此在春节期间也能享受到便利,这让他们觉得留下来很值得。


1.jpg


年越来越近了,29岁的美团骑手段成明看着路上提着行李箱的人,总是会猜想他们会去向何方。他说:“那些步履匆匆,拉着行李箱从小区里往外赶的,大概率是回家过年。”


段成明很羡慕这些能回家过年的人,算上今年他已经有三个春节没回甘肃张掖老家了。看着手里的外卖订单,他一遍遍劝慰自己:“好好工作,春节后就能回家看看父母。”


像段成明这样选择不回老家,过年也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外卖骑手、快递小哥有很多,多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了他们的配送服务,很难想象少了这些身穿各色工作服的骑手小哥们,会给大家的生活带来多大不便。


欣慰的是,从业人数有上千万的快递小哥、外卖骑手们,有不少选择留下来,具体原因多种多样,有人是顾虑疫情,有人是为了方便他人,还有人是出于责任感。为了让留下来的骑手们也能安心过好年,据《财经天下》周刊不完全统计,春节期间包括美团、京东、顺丰在内的企业准备拿出超过13亿元进行补贴。


2.jpg

图源:视觉中国


不回家过年的骑手


顺丰快递员孙宇鹏常年奔波在北京的东三环,最近一段时间他忙得团团转转,因为过年用快递送礼、买年货的人太多了,他已经做好过年不回家、留下来继续送快递的决定。孙宇鹏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不止他一人,他们站点有三分之一的快递小哥选择留下。


有着一头自然卷短发的韵达快递员赵易伟,今年二十多岁,老家在湖南衡阳,虎年春节也选择留在北京。他说,他所在的站点平常大约有六七十人,今年春节有十七八个快递员选择留下,人数比上一年要多一些。


这不是个例,《财经天下》周刊采访的快递小哥、外卖骑手中,十有八九都选择留守工作岗位。拥有三四十万快递员的中通快递透露,虎年春节他们每个网点预留30%到40%的快递员留守。


快递小哥们选择留下是为了保障春节期间的配送服务。此前,包括中通、顺丰等多家快递公司以及美团之类的外卖平台等都已对外宣布春节照常提供服务。即使按照最小10%的留守比例计算,春节期间也有上百万的快递小哥、外卖骑手将奔波在配送的路上。仅京东物流春节期间留守的一线快递员就有20万人。


3.jpg

图源:视觉中国


生于1983年的美团骑手张勇强,在北京打拼了十几年。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自从2020年以来,自己已经习惯了过年不回家,留在北京送外卖的日子。


老家在山西的张勇强曾做过厨师,也开过两次餐厅,第一次因为经验不够,生意不景气,开了一年多就关门了,第二次生意倒是不错,但遇到了拆迁,最终也关门了。这之后他觉得太累,没有继续开店,一边找了一家咖啡厅上班,一边在美团上兼职做骑手。


这份兼职工作很快就改变了张勇强的人生轨迹,没做多久他发现兼职的收入每天有100多元,快赶上他上班做厨师的工资,外加看到同行一个月能跑1.3万元,他干脆辞职,专心跑起外卖。


“最开始跑得不行,因为路不熟,各种规则也不太懂,一天只能跑个300多元。”张勇强回忆说,“后来慢慢就跑成了活地图,现在平均每月能赚一万三四,比原来5000多元的死工资高不少。”


也是在这个逐渐熟悉的过程中,张勇强咬咬牙在老家山西长治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将来小孩上学方便一点”。房子首付是之前开饭馆存下的,40多万的贷款全靠这几年跑外卖还,“现在还有两年就还完了,要是没有这份工作,我不会有这个底气敢在市里买房。”


当所在站点开始报备春节留守人数时,张勇强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反正过年也不让走亲戚,还不如留下来送外卖。”他的同事们与他有着相同的想法,约有180人选择留下,占比有60%,站长也特意留下来陪他们一起。


这一比例还不算多的,今年30岁的骑手颜折爱在天津跑了三年美团外卖。她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我们小组有30多个人,今年选择留下来的比往年多了不少,往年能有一半的人留下就算不错了,今年我们组有接近80%的人留下。”


段成明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留下来。连续两年没有回过甘肃老家的他,归心似箭,早早买好了1月22日的票,打算在家过完元宵节再回来。但听到春节站点配送人手不太够时,他把票退了,“我是美团通州骑手流动党支部的书记,应该做个表率。”


面对失落的父母,他许下承诺,年后等其他骑手回来,他就回乡与父母团聚。“我们站长也说了,年后人手够了,就给我们放假。”


原因多种多样


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留下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人是顾虑疫情,有人是为了方便他人,还有人想趁着过年多送几单,增加些收入。


颜折爱加入美团送外卖,是因为这个职业比在工厂上班自由,能方便她照顾孩子。她春节留守下来有几个原因,一方面是孩子小,带回湖南衡阳老家太折腾;另一方面疫情倡导就地过年;还有一个原因是留下来工作,收入也会多些。


韵达快递员赵易伟此前没有春节留守的经历,但他听前辈们说,春节留守的待遇很不错,“单量不多,却有3倍底薪+流水提成,除夕还有加餐。”最关键的是,春节过后,韵达还会给过年没回家的快递员10天带薪假。“我想回家,春节过了再回去也一样”。


对众多快递小哥、外卖骑手来说,留下来确实能获得一份不错的收入。张勇强直言,“美团过年留岗薪资不错,这都第三年了,我每年都能拿到不少钱。”他透露,春节期间他接触的骑手最多能拿两三万元,最差也能拿到上万元。


这对很多人来说,很有吸引力。张勇强说:“人是相互影响的,别人看到你去年挣钱了,他就想今年我也留下来试一下,毕竟,这2万元要放平时得跑多少单啊。”


美团抽样调查数据也显示,在就地过年的骑手中,有六成多是主动选择留下的,原因是春节期间送外卖能获得更多收入。


4.jpg


为了让留下来的骑手们也能安心过好年,据《财经天下》周刊不完全统计,春节期间包括美团、京东、顺丰在内的企业准备拿出超过13亿元进行补贴。


1月20日,美团表示春节七天假期将为留岗骑手发放5.5亿元补贴,这一补贴金额在目前公布的企业里是最高的。紧接着是京东物流和菜鸟,它们对一线快递员的补贴分别是4亿元和3亿多元。申通快递方面预计春节期间将投入亿元补贴一线快递员。


虽然顺丰和中通等其他快递公司没有公布具体的补贴数额,但顺丰表示会为春节留岗的一线员工提供高于国家法定标准的福利补贴,并派发春节大礼包、特殊激励、返岗激励等。中通则强调,会为留守工作的一线员工和快递小哥,提供完善的激励政策和福利保障。


快递员们已有切实感知,顺丰快递员孙宇鹏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春节期间每天值班会有200元的值班费,再加上3倍或者5倍的派单费。”


外卖骑手方面,以北京为例,一名美团骑手预计春节七天平均会增加1000-2000元不等的收入。而春节后返工期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一百多个城市的骑手还将获得金额不等的开工红包。


“我们站点说的是大年三十到初三,除了自己跑单赚的钱之外,每天还有200元的奖励,初三到初七每天是100元。”段成明向《财经天下》周刊算了一笔账,春节七天的出勤奖,加上年后的开年红包,以及在元旦之前的积分活动中拿到的钱,加起来能多赚七八千元,“再加上跑单的钱,到下个月发工资时,最少也能领到1.5万元”。


收入之外,责任感是促使段成明留下的一个重要原因。今年春节受疫情影响有很多人无法回到家乡过年,有些甚至只能居家隔离,没了外卖他们吃什么会是一个难题。段成明说,春节留下来送外卖也是一份责任,自己留下来能为美团春节期间的运力出份力,让更多的人早点吃上美食。


陌生人温暖了他们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留守的骑手们,虽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决定放弃回家过年,但总还是难免会在某一刻,被浓浓的思乡情绪所萦绕。


张勇强所在的站点在北京南站附近,总是能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他平时在这里见惯了迎来送往,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但真正到了春节那几天,却还是会感受到一种浓浓的思乡情绪,“到那个点,心里就只有一种想法,能回家还是好的”。


第一次张勇强一个人留在北京送外卖的那个春节,正好是疫情发生后的第一个春节,他也因为疫情不得不留在北京。那年由于舅舅和弟弟都留在了北京,张勇强虽然不能回家,却没有感到孤独,除夕是在舅舅家过的。


第二年,随着防疫力度的加强,张勇强没敢走亲访友。除夕当天,从早晨9点多一直跑到晚上7点多准时下班,然后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做了顿饭,吃饭的时候与家人发视频一起云过年。


5.jpg

图源:采访对象提供


美团骑手周正军则直言,不回家过年的这些年,自己很少为春节特意做准备,“还是缺少一种归属感”,而妻子每次一提起过年不能回家陪老人和孩子就会流泪。虽然不回家有遗憾,但幸运的是,这两年春节都有妻子陪在他身边,除夕当天晚上两人9点多回去做饭,一起吃到11点多,然后规划着春节后回家的行程安排也不算孤单。


春节送餐期间,留守的快递员、外卖小哥时常能收到来自陌生人的善意,这让他们觉得留下来很有价值。


“2018年春节,我送一份外卖到海军总医院,要从北京西站骑过去,顾客那边突然打电话来说,骑手小哥春节你特别辛苦,这个餐是为你订的。”听到这个,周正军的眼泪当时就流了下来。


段成明至今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春节留岗送外卖时的场景。那是2020年春节,疫情开始后的第一个除夕。那天,段成明提着一份外卖敲开顾客的家门,刚准备离开,突然被对方叫住,“小伙子,你稍等一下”。他愣了愣,看见对方迅速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和一个苹果,又取了一个红包,连带着一句新年祝福,一起塞给了他。


“我当时非常惊讶,我们之前并不认识,他的祝福让我感觉到了温暖。”这样的温暖,段成明每年春节送外卖都能感受到。“去年春节,我除夕当天只接了16单,之后几天每天也只有十来单,跑得特别少,但光现金红包就收了300多块钱,10元、20元,甚至100元的都有。”


陌生人的善意让段成明觉得自己留下来的决定是对的,“我们虽然互相不认识,但想想能在这里陪着这么多和我一样回不了家的人一起过年,能够通过自己的这份劳动为他们带来一点心理上的慰藉,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张勇强同样在春节送外卖的过程中遇到过类似的事情,“经常是我刚一敲门,人家就塞过来一个新年红包,又或者给我拿一瓶热好的饮料,当时就觉得特别温暖”。


但更让张勇强大呼“值得”的,还是春节过后拎着沉甸甸的礼物,带着几万元回家的满足感。“我家两个孩子的生日都在农历2月,刚好春节过后返乡能赶上。”他回去时,很多返乡人员还未全部返回城市,还能感受到年的氛围。


去年春节过后不久,眼看快到女儿生日了,张勇强立即请了假,带着刚发的2.5万元工资,和一大堆大包小包的礼物,回家待了两个星期。今年,他打算将自己返乡的日期定在3月5日儿子生日的时候,回去之前会挑好礼物,给媳妇买个金镯子,给父母和孩子也买好。“回去给他们分一下,氛围感一下子就上来了。”


段成明自从决定春节留守后,已经开始准备起年货,他订了海鲜、买了饮料,又在网上买了春联、老虎头、福字,计划大年三十那天先把春联贴上,晚上再和同事聚个餐,初一跑完单回来再自己做点饭,请几个平时关系比较好且同样回不了家的同事来吃饭聊天。


“大年三十晚上还会和父母视频聊天。”段成明笑着说,即使回不了家,也可以来个云守岁,等到晚上12点一过,老家那边就会响起噼里啪啦的炮仗,这时候再和父母拜个早年,大家相互问候一下,“毕竟,生活还是需要点仪式感”。


段成明决定年后等疫情基本平息后,就请假回家,在老家待20来天,好好陪陪父母。周正军也打算春节过后,找个时间回一趟家走亲访友。另一个让他高兴的事情是,对于留下来的骑手,公司方面表示,节后返乡可以报销来回车票。


这个春节,骑手们虽然不能回家,但他们过得更安心了。


  • END
声明: 1、凡注明“来源:物流+”的所有内容(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本网转载内容目的为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total }}条评论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回到顶部